今天是:
记忆流年•蚌埠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馆徽设计说明蚌埠古代历史文明陈列铲释天书•考古体验厅梳影宝鉴•馆藏精品铜镜展
您当前所在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馆外动态
双墩文化:叩开淮河流域早期文明的神秘之门

 双墩遗址的标志性文化遗存陶塑雕题纹面人头像

    人民网合肥11月27日电 (记者 张磊 通讯员 张伟)圆圆的眼睛炯炯有神,小嘴微笑,眉弓突出,椭圆形脸颊两侧各有五个戳刺点连成一斜线,额头中间椭圆形的同心圆清晰可见。这个拳头大小、神采飞扬的陶塑雕题纹面人头像,一经出土就在考古界引起轰动。要知道,它可是7000多年前的作品,出土于蚌埠双墩遗址。

    除了这一标志性的遗存,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双墩遗址三次发掘出土了600余件刻画符号,出土数量如此之多,在中国新石器时代遗址中比较罕见。这些内容丰富、结构复杂的刻划符号,使双墩遗址形成了独特而新颖的文化面貌,被命名为“双墩文化”。

    “双墩文化的发现,填补了淮河中游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史前文化的空白,为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谱系和中国文字起源的研究注入了新的内容。”专家们认为,这一研究成果表明,早在7000多年前淮河中游地区已显露出早期文明的曙光,淮河流域与黄河、长江流域同样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发现刻划符号的陶器

    8年间3次发掘获重大发现

    双墩文化新石器时代遗址坐落在蚌埠市淮上区小蚌埠镇双墩村。最早于1985年11月全国文物大普查时,被蚌埠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发现,从采集到的陶片、石斧等文物标本看,是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心面积12000平方米左右。

发现时,该遗址已经受到当地人们历代葬坟(为乱坟岗)、耕种、取土、整平作麦场等活动的破坏。1986年秋,蚌埠市博物馆对双墩遗址进行了一次试掘,取得一定的收获。

    之后,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根据1986年的发掘情况,对双墩遗址进行了实地考古调查,认为该遗址内涵与侯家寨遗址下层文化面貌相同,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1991年至1992年对双墩遗址进行了两次考古发掘工作,取得丰硕的成果。

遗址1985年发现,至1992年先后三次发掘375平方米,出土大量陶片、残陶器,还有一定数量的石器、石料、骨角器、蚌器等。还有对这些器物进行加工、制作、装饰的工具和坯料以及陶塑艺术品等文化遗物,著名的陶塑人头像被认为是“纹面、雕题”的最早例证。

    双墩遗址还发现了丰富的动物群骨骼,经过鉴定有软体动物及鱼鸟、爬行和哺乳类动物50多个种类,“可以想象,七千多年前的双墩人就是生活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西、北、东三面环水,面前都是一些湖沼和游鱼,中部和南面的一片土地上则奔跑着鹿和野猪,还生长着一些不知名的绿色植物。”考古专家说。

双墩遗址出土的陶器

 

    其中,刻划符号是双墩遗址出土器物中一种特殊的文化遗存。双墩遗址发掘的符号均刻划在陶器上,其中绝大多数符号是刻划或压划在碗的外底部圈足内,碗的形制比较大,是一种实用器物,从符号的刻划线条和形体上看,技法比较娴熟和规范。

    双墩遗址刻划符号不仅数量多,而且符号的结构本身也非常复杂,有单体、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重体符号,还有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的符号构成的组合形符号等。从符号的形体看,有象形的猪、鱼、鹿、花、蚕、丝等,有几何形的圆圈、三角、方框、半框、十字、建筑、弧线、直线等。双墩刻划符号中的象形、会意、指事含义特征比较明显。

    双墩遗址的发掘引起学术界的关注,有人认为双墩符号是前文字,多数人认为符号内涵丰富,表形、表意、指示性强,有“物候”“天文”“渔猎”“历法”“太阳崇拜”等含义。符号反复使用频率高,在同时期不同遗址中使用,是具有文字性质的记录符号,是文字起源的源头之一。

    “符号数量多,内涵丰富,结构复杂,不少符号反复出现,使用频率高,具有明显的记事性质和表意功能以及可解释性,是中国文字起源的重要源头之一。”安徽省政协副主席李修松认为。

    在整理双墩材料期间,2005年,由安徽省文化厅、省文物局、省考古所、蚌埠市政府、市文化局和中国先秦史学会共同组织召开了“蚌埠双墩遗址暨双墩文化学术研讨会”,与会学者探讨了双墩遗存特征和在考古学上的重要学术价值,在讨论会上提出了“双墩文化”的命名。

    专家认为,双墩文化的确立,使淮河流域新石器时代考古取得了重要的突破和进展,特别是对淮河中游地区中期新石器时代考古倍感豁然开朗。双墩遗址发现了我国目前年代较早、数量最多、内容最丰富的陶器刻划符号,这套形意结构的记事符号,对深入研究探讨双墩文化时期的历史状况,探讨其在中国文字起源和在汉字的形成、发展中所起到的借鉴及影响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2013年,双墩遗址被国务院批准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双墩遗址发掘的鹿角钩形器

    二次发掘继续探秘 申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1986年至1992年的三次发掘揭开了双墩遗址的神秘面纱,然而,还是有一些未解之谜摆在考古专家的面前。

    “划分地层和遗迹单位是考古资料整理中对器物分类排队的依据,能否通过这个过程找出器物形态的演变轨迹是分期断代的关键所在。”阚绪杭主编的《蚌埠双墩——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中就提出,“双墩出土器物之间的关系只有型的不同而没有式的变化,目前尚不能分期。究其原因,除了该遗址文化的内涵单一外,是否也和本报告发掘区是一个垃圾沟,而不是当年人们呢生活活动所形成的原始堆积地层有关?作为一个文化的中心遗址,目前还没有房子、墓葬等重要以及发现,尚不能全面了解这个中心遗址的聚落形态等学术问题”的追问。

    为此,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于2014年10月对其进行第二次考古发掘,旨在围绕遗址的范围、内涵、功能分区,以及与各个不同区域文化之间的交流、融合、碰撞,开展点面结合的研究,从整体上了解双墩遗址,揭示7000多年前淮河中游地区文化社会发展面貌。

    “基于上次的发掘,双墩已经成为一种新的考古学文化——双墩文化。但遗址仍然有很多不太清晰的地方,比如7000年前双墩人的居住区、墓葬区等还需要进一步了解。二次发掘主要对遗址的文化面貌、文化内涵以及原来没有发掘到的区域,进行全面挖掘,期待通过一些新的发现,进一步追溯淮河文化的源头,了解双墩文化的内涵。二次发掘目前已完成了2014年秋季、2015年春季发掘,2015年秋季发掘正在进行之中,发掘面积已达近千平方米,已有多项重要发现尚未公布。”蚌埠市博物馆馆长辛礼学介绍说,整个挖掘过程将持续3至5年时间。

    与此同时,记者从蚌埠市博物馆了解到,为了更好地保护双墩遗址,展现蚌埠市的历史人文厚度,蚌埠市正在以双墩遗址为主体申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面积核心区面积约25万平方米,规划后,遗址公园将分为:考古核心区域现场展示区、出土文物展示区、考古体验区、休闲游憩区和商业服务区等,届时将遗址周边的汉墓群、汉代拓城城隍庙、汉代古井、明清老街、清代牌坊、怀远大将军姚启泰墓等连成一片,建成为以保护文物、弘扬文化、传承文明、改善人居为主旨的遗址公园。